中国援助抗疫医疗物资抵达缅甸
来源:中国援助抗疫医疗物资抵达缅甸发稿时间:2020-04-05 14:36:29


对加尔万来说,这不仅仅是经济援助,这是保护扎哈拉社区。但他知道,如果西班牙“封锁”继续下去,扎哈拉最终将需要马德里或地方政府的帮助。加尔万告诉CNN:“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,我们将需要金融支持。”

几周以后新冠疫情在美国迅速蔓延,白宫同意把40亿美元预算降到25亿美元,后来国会将拨款提高到80亿美元,3月7日特朗普在预算案上签字。

除了组织送货服务外,扎哈拉妇女协会还照顾那些不能自己做饭的老人(把食物放在他们家门口),并为他们安排基本的维修服务。小镇还为两辆车配备了音乐和灯光,“这样孩子们就可以到阳台上玩耍,”加尔万说。

尽管卫生部门的官员早就行动起来,但直到1月18日,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亚历克斯·阿扎才有机会给特朗普打电话,“实质性报告”疫情情况。阿扎与特朗普的关系一般,他告诉多名副手,总统认为他“大惊小怪”。

“这就是个笑话。”一名参与采购协商的美国官员说。据CNN报道,3月14日以来新冠病毒在西班牙蔓延,西班牙南部的小镇扎哈拉(Zahara)主动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。西班牙全国进入“警戒状态”当天,40岁的镇长圣地亚哥·加尔万(Santiago Galvan)决定封锁该镇的五个入口,只保留一个出入口。

1月21日,西雅图报告美国首例本土病例。两天后,中国开始在武汉采取“封城”的严厉举措。一名参加白宫会议的美国官员说:“这好像是哇的一声,相当于里氏8级的地震”。

而随着死亡人数不断攀升,美国媒体也在越来越多地反思:美国是如何浪费掉宝贵的抗疫时间、一步步走到眼下这种困难境地的。“随着新冠病毒肆虐,美国被否认和功能紊乱包围”,4日在以此为题的报道中,《华盛顿邮报》通过采访47名美国政府官员、卫生专家、情报官员等梳理了被美国政府浪费的70天。

据了解,吉卜里勒1952年出生,1975年毕业于埃及开罗大学,1985年毕业于美国匹兹堡大学,主攻政治经济学。外媒报道称,吉卜里勒善于与西方国家打交道。2011年3月,吉卜里勒代表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访问法国,并争取到法国的外交承认。

3月末,美国政府订购1万台呼吸机——比公共卫生官员和各州州长认为的数要少得多,即使如此,大部分也要到夏季或秋季才能交货。模型测算显示,大流行到时候已经减弱。

俄罗斯卫星网刚刚消息,利比亚前总理马哈茂德·吉卜里勒 (Mahmoud Jibril)因新冠病毒死亡。